当前位置:首页 / 资讯 / 恩平快讯 / 正文

恩平一自然村盼通自来水

(原标题:恩平一自然村盼通自来水)

村口还未接通的自来水管。“春平”村村长李良回称,村民都盼着早日喝上自来水。

井水水质不好,村民烧水的铁锅附着厚厚的水垢。

被点名单位

恩平市圣堂镇人民政府

暂得8分 及格

介入速度2分

处理进度3分

处理效果1分

南都评价2分

南都跟办:记者 罗忠明

南都评点:给群众通上自来水是重要民生问题,无论背后原因有多复杂,当地政府都应尽力、尽快地给予解决。此外,双方对土地权属纠纷的分歧早存在多年,而类似的问题并非孤例,当地政府应参考周边城市经验,制定相应解决方案,别让问题继续。

恩平“代耕农”聚居成村26年,现欲装自来水管入村,已铺到村口,却被邻村阻挠,政府制定三次方案均告失败。日前,南都记者深入恩平市圣堂镇三联村委会调查获悉,该事件背后的原因竟是一场持续十多年的土地权属纠纷。当年签下的《转让耕地合约》现被两村不同解读,“转让所有权”还是“转让承包权”?一方拒绝支付承包款,另一方阻挠水管铺设。

投诉 村中自来水管道无法铺设

近日,南都记者收到江门恩平圣堂镇三联村委会“春平”村民反映,称其村里安装自来水需要挖路铺水管,但隔壁的尚和塘村称水管所经路段是其村的,不允许施工。“春平”村认为路是国家的,并非尚和塘村私有。由于此事一直无法处理,导致“春平”村从2015年至今无法正常使用自来水。

6月28日中午12时30分许,南都记者来到位于江门恩平圣堂镇三联村委会“春平”村(土名:水尾)。进入该村,需从325国道边上的一条仅能通过一辆车的小路走数百米,十多栋村居坐落在开阔的田野上。

“代耕农”是上世纪80、90年代的历史产物,至今仍存在珠三角多个城市。“春平”村本名叫水尾(土名),该村村民不是本地的原住民,而是二十多年前迁过来的“代耕农”。该村村长李良回介绍,他们是1991年从阳春迁过来耕作的,从最开始的10户发展到现在的28户逾200人,旁边那条村也是阳春来的,两村加起来有60多户。

回忆起刚迁过来的时候,李良回说,当时家乡生活困难,许多人来到珠三角农村替人耕种,他们家也来到恩平市圣堂镇的三联村委会。他表示,那时农村还有上缴国家公粮的任务,但大片稻田因当地农民“洗脚上田”而弃耕,他们迁过来耕作减轻了当地农民的压力,也促进当地的农业发展。

“刚来的时候,我们没想能呆多久。”李良回带着南都记者“参观”村子,数栋瓦房加上十多栋两层至三层村居,虽然有些残旧,但排列得还算整齐。李良回说,当时当地村民担心他们耕作一两年就离开,便要求他们必须盖房子。20多年间逐渐发展成现在一条“村庄”,他们自己命名为“春平”村。

困境 多年来村民只能喝井水

南都记者看到,该村每户房前都有一口压水井,所有生活用水都来自水井,然而井水的水质问题困扰该村多年。李良回介绍,他们村的水井是石灰岩水质,烧开后会在铁锅上留下厚厚的水垢,长期饮用可能会对身体造成伤害。

随后,该村一村民拿出一个平时烧水的大铁锅。南都记者看到,铁锅内壁附着厚厚的水垢,呈淡黄色,徒手用力也不容易抠下来。该名村民表示,这些水井的水只能洗澡、洗衣,不敢直接喝,冬天时还会有股石灰水的味道。

平日“春平”村村民饮用水从哪里来?李良回介绍,还是要喝这些井水。“把井水抽上楼顶的水箱,静置一段时间,再通过水管口的过滤器过滤。”南都记者走访多家村居,发现几乎每户水龙头都有一个过滤器,这样处理过的水,他们才敢喝。

为何这么久不通自来水呢?这个问题让李良回和在场的多位村民都很无奈。李良回拿出一份记录单称,2015年底,他作为牵头人,每户集资总计逾15万元,交给了自来水公司铺水管。当时水管已经铺到村头和村尾,但就在村口准备施工时,隔壁的尚和塘村村民却出面阻挠,不让在他们的土地上开挖水管。

就此事,李良回反映到三联村委会和镇政府,但一直无法解决。至今“春平”村仍未能通上自来水。

原因 两村曾为土地权属起纠纷

6月28日15时许,南都记者来到恩平市圣堂镇三联村委会了解情况,该村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梁玩能道出背后原因,竟是一场持续十多年的土地权属纠纷。

梁玩能拿出一份民事判决书和一份执行裁定书介绍道,1991年李良回等人从阳春迁到恩平,并与尚和塘村二、六生产队签订了《转让耕地合约》,约定将尚和塘村部分水田永久转让给李良回等人承耕,双方在任何情况下不得反悔,公粮由李良回等人承担。

多年来彼此都和谐相处,2004年国家取消农业税后,双方产生了矛盾。梁玩能介绍,尚和塘村村民认为,当年该村原责任田承包户仅将承包权转让给李良回等人,口头约定承包款按公粮任务由李良回等人代缴给国家,他们是“转让承包权”的关系;但“春平”村村民则认为,《转让耕地合约》上列明的“永久转让给乙方(李良回等人)承耕”是给他们永久使用,即“转让所有权”关系。

梁玩能还介绍,2007年6月,尚和塘村第六生产队就这起土地权属纠纷,起诉到恩平市人民法院。最终,法院认为《转让耕地合约》实际上是一种农业承包合同,涉及的土地仍属尚和塘村第六生产队集体(原告)所有。免除缴纳公粮,享受者应是土地的所有权者,双方为委托代理关系。国家取消农业税,现李良回等人不再代交公粮,委托关系消亡。李良回等人应按合约规定的公粮转给原告,按当年市场价折现为承包款。

然而,“春平”村村民不服该判决,2008年上诉至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,但江门中级法院维持原判。2009年,他们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,获驳回再审申请。至今,“春平”村村民一直拒交承包款,尚和塘村村民遂作出上述阻挠自来水管铺设的行为。尽管如此,村民间的关系一直挺好,仅说到纠纷时才会多理论几句。

说法

“春平”村

不能阻挠铺设水管

李良回认为,《转让耕地合约》写得很清楚,“永久转让给乙方承耕”,“甲乙双方享受国家的征地补偿平分,按当时标准一视同仁”,“如果国家加减粮食和优惠政策,乙方有权享受一视同仁”,并非承租关系。

李良回还认为,即便是有纠纷,土地权属纠纷与铺设水管是两回事,一码归一码,不能混着一起说。他说,如果不让铺水管,没有自来水喝无疑就是变相收回耕地,按《转让耕地合约》则需要赔偿他们的一切经济损失。

尚和塘村

应先履行法院判决

尚和塘村村长梁荣新认为,关于两村的土地权属纠纷,法院已经作了判决,对方应该按法律规定履行交纳承包款。对方拒不执行,现在想在尚和塘村土地上开挖铺水管,村民显然不会同意,“要铺就去其他地方铺”。

镇政府

从未停止过调解工作

为了解该事件调解情况,南都记者来到恩平市圣堂镇人民政府了解情况。该镇镇委副书记张如永向南都记者表示,镇委镇政府从未停止过调解工作,也非常重视“春平”村村民安装自来水管的问题。

张如永介绍,2015年底,“春平”村铺设自来水管遭到阻挠,政府工作人员即时到现场处置,并多次给尚和塘村村民做工作,希望他们能配合,先让“春平”村铺设水管。土地权属纠纷和铺设水管是两回事,但尚和塘村村民始终不肯让步,遂安装水管的事情暂时搁置。

铺设自来水管涉及民生,为了“春平”村铺水管的事情,该镇前后制定了三个方案:一是劝“春平”村先交部分承租款,二是从邻镇的自然村接水管,三是从本镇另一村委会的自然村接水管,但三个方案均失败了。原因是,其他自然村都知道“春平”村涉官司,不同意铺设水管。

张如永说,“现在恐怕又回到第一个方案,我们会继续想方设法解决。”

要大力提倡“马上就办”的工作精神,讲求工作时效,提高办事效率,使少讲空话、狠抓落实在全市进一步形成风气、形成习惯、形成规矩。


———1991年2月20日,在福州市委工作会议上,习近平第一次向全市干部明确提出


评分体系

介入速度早已介入2分 受访后已介入1分 尚未介入0分

处理进度立刻采取行动3分 有解决方案2分 正在制定解决方案1分 没进展0分

处理效果已解决3分 有解决的时间表2分 处理中结果待定1分 无结果0分

南都评价对部门的应对觉得满意2分对部门的应对觉得不满意但可以理解1分对部门的应对觉得不满意0分

摄影:南都记者 罗忠明


0

下一篇:恩平飞马红绿灯路段交通肇事逃逸案嫌疑人被抓获

上一篇:恩平高考最高分考生获奖一套房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最新投稿
人气排行
精选图文